手机站 广告联系

9553资讯

他写出了畅销书《非常道》,得意之作却被差评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科技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6-11
摘要:图:凤凰文化 “正因为人们无知,所以不了解我。”这是余世存借老子之口说出的话,当然也是他想说的话。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 姚峥华 余世存真的喜欢老子吗?

“正因为人们无知,所以不了解我。”这是余世存借老子之口说出的话,当然也是他想说的话。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 姚峥华

余世存真的喜欢老子吗?

要不,也不会把《道德经》一字一句地用余氏方式翻译了一遍,从中加入情景还原春秋时期的时代特征、社会环境、生存状况、礼义廉耻、行为规范,透过这些原本为周景王铸在无射钟的律文,描画出一个他心目中的老子形象。

且不说五千余言的《道德经》,不管是上下篇也好,先有《德经》再有《道经》也好,或是老子史官任上应周景王姬贵之请撰文也好,甚至是司马迁《史记》寥寥几十个字,“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至关,关(令)尹喜曰:子将隐矣,强为我著书,于是老子言道德五千言而去,莫知始终”也罢,总之,《道德经》确有其文,确为老子所撰,确为老聃语录,确为“万经之王”。

老子

可老子呢?确有其人乎?又是何许人也?前世今生如何?一团迷雾,众说纷纭,至今未解。据说,当年陈丹青听闻余世存要写《老子传》也难掩诧异之意。

关于老子,有人说他活了80多岁,有人说他活了120多岁,还有人说他活了200多岁。坊间几乎所有关于老子的材料都来自于文本和民间的传说,连司马迁也没有把他拿出来单独做传。

确实不好搞。但余世存实在忍不住,2010年就奋勇开启了这个别人认为“疯了”的举动。后果可以想象,哪怕费尽心力写出《老子传》,到头来也只是一家之言。

而事实证明,余老师的《非常道》影响力最大,《二十四节气》发行量最大,他自己喜欢得不得了的《老子传》,这些年来似乎口碑一般,网上甚至还有差评。

余世存的《老子传》

可他却像赢了几十个亿生意一样高兴,因为,“完成了自我救赎”。

1

看来,老子在余世存的精神生涯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余世存读大学时手抄过《道德经》,熟记了这个经典文本,后来走向社会,“生活中处处看到《道德经》的影子”。身边有个同样喜欢老子的朋友,把《道德经》打乱,按照自己的理解编排章节,说这样子才能真正理解老子……这对余世存触动很大。

某天看黑塞的《悉达多》,德国人写印度觉者那种独特的切入法一下子给了他写作的冲动——“能不能来梳理一下老子这个人,梳理一下《道德经》的经文?每个人对《道德经》的进入程度不一样,我能不能也找一个我的方式?”

余世存(图:腾讯文化)

老子的道,就像是一个源代码,给了余世存自己的方式开始“编程”——

从老子到函谷军营讲学开始,闪回穿插老子人生路向——年少父母亡失,养父母省吃俭用供其认字,少时师从常枞,学礼、乐、射、御、书、数;与爱人玉姬生下儿子李宗后,玉姬反抗百里家投井身亡,李宗由族亲扶养,老子终生再不娶妻;老师常枞逝后,老子效法天地自然,以水为师;后入周朝,为周景王的柱下史,时值周朝势微,各诸侯争夺霸主地位,战乱不断。老子目睹民间疾苦,提出了治国安民的一系列主张,包括《道》《德》。公元前

524年景王去世,姬猛、王子朝兄弟交恶,单穆公勾结晋国政变,实现了大贵族对王室、旧臣和百工的野蛮残杀,老子退隐江湖……

文里以第一人称,第三人称交替出现。第一人称是余世存化身的“老子”,第三人称是余世存。他一人扮两种角色,如情景剧,展示舞台上大段独白,时空由此自由切换,老子与老师常枞,老子与所欣赏的孔子、苌弘,老子与弟子文子、蝇渊(又称环渊)、杨矩、庚桑楚、南荣,老子与任职史官的周王室……“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为无为,则无不治”“希言自然。故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传记涉语言、习俗、礼乐、天下变迁,论修身、治国、用兵、养生之道。

最后落笔返回函谷军营,讲完课的老子就此道别,“我说再见。我的话语就此纷纷凋谢。”

余世存(图:东方IC)

“道”,由余世存把老子的一生串成了一个完整历程。

何为“道”?余世存说,“按《道德经》老子的理解,应该就是指天,指时空。‘道德’不是我们今天说的伦理意义上的表述,是天和地的表述。真正的道德来自天和地,就像我们古人传统文化中说‘天地君亲师’一样。”

面对《道德经》这部经典文本,设问、反问、联珠、比喻、对偶、排比铺陈,平仄相扣,音韵和谐,旋律互动,有无相生,如歌如板,行云流水。余世存每每写着,往往情不自禁微笑起来。一种发自内心的恬静安祥,一种物我相忘的超然世外,让他的精神世界澄澈又明亮起来。

在某种意义上,《老子传》是老子的精神传记,也是余世存的精神传记。余世存通过找寻老子,找到了自我。

2

余世存理解中的老子精神又是什么呢?

有人将此书看了六七遍,甚至放在床头当枕边书。

这话当非溢美之辞。我至少看了三四遍,有时为了某句话又重新翻阅了一下,似乎不知不觉也微笑了起来——

“对于没有音乐的耳朵来说,最美的音乐也是毫无意义的。”

“言语只是我们在晦暗中照亮并辨别方位的工具,它是有用的。但一旦在黑暗中习惯了方向并熟悉周围,烛火也是多余的。”

“狂风不会飘刮一个早晨,暴雨不会下一个整天。是谁刮起狂风下起暴雨,是天地,天地生起的风雨尚不能持久,何况人呢?”

……

这些都是余世存的解读。将深刻的道理转换成直白的言语,直捣内心,这种本事,不是每个人都具备。

关于老子孔子两位圣人,传中着笔也不少,可见余世存内心的重视——

孔子向老子请教,孔丘说,他忧虑的是大道不行,仁义不施,战乱不止,国乱不治,所以才有人生短暂,不能有功于世,有为于民的感叹。老子劝勉说,天地无人推而自行,日月无人燃而自明,星辰无人列而自序,禽兽无人造而自生,这都是自然的力量。人们之所以生,所以无,所以荣,所以辱,都是有自然之理,自然之道。顺自然之理而趋,遵自然之道而行,国则自治,人则自正,又何必去强行灌输个别人的意志呢?

弟子问孔子,对老子有什么印象时,孔丘承认没有读懂老子,“老子是无所求而全求,无所为而无不为。”

所以,“多言数穷,不如守中”非常有道理。而“功遂身退,这是天道”更是人生的至高境界。

孔子与老子

余世存以“老子”口吻娓娓而谈,与其说给读者听,不如给自己听。在一个污染的时代,个人有何作为?“我经历了中年丧乱,在穷窘孤绝的状态里,我回到自己的文明源头,我写《老子传》,我知道只有能够面对自己的人才有解救之道。”

正是他的这个自救及救人之道,阅读中我看到了“呼应、安慰和归宿”。

3

据说《道德经》外文译本有200多种,爱因斯坦的书房里就有德文版老子的《道德经》。卡夫卡曾坦言,“老子的格言是坚硬的核桃,我被它们陶醉了,但是它们的核心对我却依然紧锁着……”

不要说老外,就是我们中国人,朝代不同,文本不同,阅读的感受不同。每个人心目中都有自己的老子,就像余世存的老子,肯定不是你理解中的老子。不过,看别人的老子,与自己的认知相比,也是一种“找不同”之美。

拿《老子传》开头的函谷关为例,“面对关尹和他的几个下人,老子坐在那里,心里一阵苍茫。”此处的“关尹”,是关令尹喜。余世存继续写道,“我就这样见到了关令过去的熟人尹喜。尹喜年轻时也是好学之士。”

老子

尹喜似乎已是一个约定俗成的人的称谓。但洛阳汉魏故城文物管理所名誉所长徐金星考证又有不同说法,他在《老聃·关尹·环渊》写道:

关尹即环渊,关、环、尹、渊均一声之转。只因环渊或写为关尹,汉人望文生训说为‘关令尹’。又因《上下篇》本为环渊即关尹所著录,故又诡造出老子过关为关令尹著书的传说。

到了《汉书·艺文志》更说出了关尹名喜的话来,那又是误解了《史记》的‘关令尹喜曰’一句话弄出来的玄虚。其实《史记》的‘喜’字是动词,是说‘关令尹’欢喜,并非关令尹名喜也。

故环渊著《上下篇》是史实,而老子为关尹著《上下篇》之说是讹传。

从关尹到关令尹到关令尹喜,于是乎,一路相传了过来。究竟是什么样的呢?再有,《道德经》创作源起究竟如何?

很多流传的版本是:

老子职于周景王时,在宫廷恶斗当中,弃官而随周大夫尹喜出走楼观。周敬王时,老子曾适楚、离周,辗转八百里秦川的楼观,精雕细琢成就《道德经》。

《史记》始称“老子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杨雄《汉志•蜀王本纪》于是沿用说“老子为关尹喜著《道德经》。”

后来郭沫若也认为,和《论语》是孔子的语录,《墨子》是墨翟的语录一样,集成这部语录的是楚国人环渊。他没有像孔门弟子那样,而是用自己的文笔润色了先师的遗说,故饱和着他自己的时代色彩。

徐金星则说,老子为关尹著《上下篇》之说是讹传。

责任编辑:科技新闻网
这里设置第三方评论代码

百度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文章均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
本站邮箱:pinyinaa@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