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 广告联系

9553资讯

津门银行家之死:其牵涉在侨兴债中资金规模不容小觑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科技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6-14
摘要:津门银行家之死:其牵涉在侨兴债中资金规模不容小觑

  津门“银行家”之死

  中国经营报《等深线》记者 柴刚 顾湘 天津报道

  有人匆匆“赶来”,有人却选择了“离开”。

  入夏的天津,整座城市的“引才”躁动似乎仍未消退。而就在此时,一位在天津工作生活超过30年,且一度事业通达的人,选择了“离开”——5月26日14时许,天津农商行董事长殷金宝在自己的办公室割腕自杀身亡。

  警方根据现场初步勘察,已排除他杀。但截至《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发稿时,天津官方没有公布殷金宝自杀的原因。而近期,天津市委巡视组,启动了对天津农商行、天津滨海农商行的巡视。殷金宝此前也曾担任天津滨海农商行董事长。

  5月30日,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向《等深线》记者解释,关于殷金宝自杀身亡事件,相关部门仍在调查中。

  殷金宝曾在天津农商行力推“扁平化”管理模式。而其任职的天津滨海农商行,则在渤海钢铁债务违约事件、侨兴债务违约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在后一场债务危机后,该银行亦被监管层给予重罚。而正是在侨兴债务危机爆发、并被重罚之后,天津市委巡视组进驻天津农商行、天津滨海农商行。

  殷金宝之死背后,所需要解开的,恐怕不仅仅是其个人的死因之谜,债市兴盛的大潮退却之后,中小农商行面临的命运,正在逐步浮出水面。

  董事长自杀

  5月26日,星期六(5.610, 0.08, 1.45%),天津的气温超过了30℃,室外显得闷热,也相对安静。

  河西区马场道59号,天津“国际贸易中心”A座,天津农商银行总部所在地。与往常的多个周末一样,天津农商银行总行的部分员工在办公室里继续加班。该行工作人员李强(化名)坦言,如今金融业的监管比以前更加严格,总行层面的大小会议增加,员工周末加班亦是正常。当天下午,殷金宝在位于该大厦6楼的办公室内身亡。

  天津警方对外公布的消息称,5月26日14:00许,殷金宝在办公室割腕身亡,根据现场初步勘察,已排除他杀。消息一出,天津农商银行迅速处于舆论风口浪尖。

  “挺震惊的。” 李强表示。

  来自天津市委组织部的公开信息显示,今年54岁的殷金宝是河北衡水人,高级经济师。天津农商银行另一内部人士张刚(化名)透露,殷金宝在事发前仍正常工作,没有发现异常表现。但就在事发当天,天津市国资委等部门发出要求,禁止相应部门及人员讨论、转发“银行董事长自杀事件”的相关内容。天津农商银行多名工作人员向记者印证,该行全体员工也接到了同样的口头要求。

  天津农商银行官方网站描述,该行是一家地方国资具有实际控制力的混合所有制现代商业银行,其前身是天津农村信用社,2010年6月正式改制挂牌成立。天津多名银行界人士称,天津农商银行此前在业界相对低调,鲜被外界关注。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该行总资产2991亿元,存款规模2099亿元,贷款规模1350亿元。

  5月28日,天津农商银行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天津“国际贸易中心”大厦的物业人员则向《等深线》记者表示,“这又不是嘛好事,不要打听了”。就在当天,该行董事会发出《关于董事长殷金宝身亡的公告》,称“根据本行章程规定,本行董事会由15名董事组成,殷金宝的身亡不会导致本行董事会成员低于法定最低人数”。该公告也回应介绍,“本行董事会、监事会及高级管理人员正常履职,各项经营管理活动正常”。

  记者梳理殷金宝的履历发现,其银行从业时间已近33年,曾长期任职中国农业银行(3.670, 0.01, 0.27%)天津市分行。公开资料介绍,2010年10月,殷金宝调任天津滨海农商银行,历任常务副行长、行长等职务,2017年7月起,转任天津农商银行,任党委书记、董事长,官至正厅级。

  然而,业界不解的是,殷金宝赴任天津农商银行的时间一直推迟到了2018年年后。张刚称,依循惯例,该行每届新任领导都会去总部各科室视察一番,和员工做一些简单交流、沟通,但截止到2018年5月24日,殷金宝尚未完成这件“例行公事”。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1月12日,天津市十四届政 协 委 员会委员名单审议通过,殷金宝的名字位列其中。其最后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是其3月22日赴天津武清村镇银行开展调研。李强坦言,这趟调研之行与殷金宝到任时间相隔不久。不过,这则曾被挂在天津农商行官网上的新闻目前已被删除,截止到5月31日,除上述“公告”外,该行官网再难觅殷金宝的痕迹。

  5月29日,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大营门派出所值班人员向《等深线》记者介绍,该派出所在事发下午接到辖区内报警,民警到达现场处理,殷金宝已身亡,排除他杀。他称,警方因此没有进一步采取“立案”等程序。但其拒绝透露“报警情况”、现场状况等。5月30日,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负责人向记者解释,关于殷金宝自杀身亡事件的具体情况,相关部门仍在调查中。

  “殷行长在印象中是个低调,也很温和的一个人。”天津滨海农商银行张浩(化名)称。

  或涉银行不良资产

  自4月以来,十一届天津市委第三轮巡视,开始对市管国有企业党组织开展巡视。来自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官网消息,5月2日,10个巡视组全部完成进驻工作,开始对22家市管国有企业党组织开展为期2个月的巡视。其中,市委巡视六组单独负责巡视天津农商银行党委及天津滨海农商银行党委。

  天津滨海农商银行一管理人员向记者透露,“银行不良的情况,肯定是要超过2.29%的水平。”

  天津滨海农商银行官方网站介绍,该行成立于2007年12月24日,是一家以国有股权为主导、外资和民营企业参股的混合所有制的现代商业银行,2011年底纳入天津市市管金融企业,“全国首批6家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农商银行之一”。该行上述管理人员介绍,不良债务主要涉及渤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渤海钢铁)、天津市房地产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房集团)、天津物业等企业。5月31日,《等深线》记者向天津滨海农商银行发出采访函,截至发稿,没有得到对方回应。

  工商部门的登记信息显示,天津滨海农商银行的并列第一大股东有5家,分别为天房集团、天津滨海新区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天津临港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天津恒达伟业投资有限公司、天津航空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天津航空),持股比例均为9.93%。

  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进入2018年以来,该行多次“遇险”。

  2月13日,天津滨海农商银行因存在开展同业投资业务未对融资项目资金需求的合理性进行严格审查、未有效监控资金用途,被天津银监局罚款30万元。时隔3个月后,5月10日晚,中信信托发布公告,称天津房地产集团应于5月18日偿还的2亿元本金及利息可能发生违约风险。虽然最终没有造成恶劣影响,但其偿债能力的负面预期对天津滨海农商银行来说,绝不是个好消息。

  财新网的报道称,在之前的渤海钢铁债务危机中,天津滨海农商银行是主要债权行之一,涉及金额约100多亿元。2016年年初,渤海钢铁债务危机爆发,天津滨海农商银行是排在前三位的债权行。

责任编辑:科技新闻网
这里设置第三方评论代码

百度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文章均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
本站邮箱:pinyinaa@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