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 广告联系

9553资讯

解密卢家帮齐名的瑞安帮最后一个大佬:陈文达 目前仅剩菠菜理财一个独子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科技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9-14
摘要:所谓瑞安帮,说的就是活跃在网贷行业的瑞安商人,他们在上海、杭州两地频繁创办、购买平台;高峰时,杭州据说有四成平台的幕后老板来自温州瑞安。 瑞安帮沿袭了

所谓瑞安帮,说的就是活跃在网贷行业的瑞安商人,他们在上海、杭州两地频繁创办、购买平台;高峰时,杭州据说有四成平台的幕后老板来自温州瑞安。

瑞安帮沿袭了温州商人的特点——抱团,一个成功的瑞安商人身边总会围绕着一群来自瑞安的亲朋好友抑或嗅觉灵敏的马仔。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于是,瑞安帮内部也就出现了三六九等,也就有了大佬和小弟。

江湖传言,瑞安帮有四个大佬。前三个分别是卢志健、孔祥友和张哲仁。


卢志健的故事众所周知,主要的平台就是人人爱家和投之家,不过卢远不止这两家平台,之前所说的“和平影视系”的平台或多或少都与卢有关系。



依据此前多方媒体的报道,卢“祸害”P2P行业的手法是统一的,17年四季度以后,在“备案”的吸引之下,疯狂地购买平台,然后假标自融,部分资金继续购买平台,部分资金则是流向了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则需要为平台站台,用上市背景继续哄骗投资者加大投资。类似的案例在投之家身上发生地最为鲜明。

孔祥友则是上海旌逸集团的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旌逸集团号称资产过百亿。该公司官网显示,旌逸集团拥有多家分公司以及营业网点,旗下有鲸亿金服、旌逸财富、人宇资产、旌逸名车汇、旌逸温州汽车城、福建鑫泰光电等分公司。今年2月,孔祥友因涉嫌违法犯罪,已向警方投案自首。




据报道,孔祥友生活极度奢侈,购买市场售价高达420余万元的手表,代步工具是一辆限量版的劳斯莱斯幻影加长版豪车,价格高达1400万,孔某还与高管经常前往澳门等地赌博,一掷千金。大量的资金并未进入公司账户,而是直接进入孔某私人账户。另据报道,孔祥友仅小学文化,集团其他高管无一有金融背景,集团总裁谢某,高中文化,任职“总裁”前从事汽车修理工作。

张哲仁主要的实体为众鼎集团,旗下控制了一系列P2P平台、线下理财平台以及私募基金,包括合盘金服(合盘贷)、孚汇财富、金蜂财富、哲诺资本、暨众财行等。今年7月23日合盘金服宣布清盘时,尚未兑付的本息总计高达7.9亿元。






目前,除了孔祥友“自首”以外,卢志健和张哲仁目前均出逃在海外。曾经在网贷行业呼风唤雨的瑞安帮风雨飘零,只剩下了排名最后也最为低调的陈文达。

和其余三位相比,陈文达更像是辅助性的工作,他更多的是经营平台,然后将其卖给其余几位大佬,获益颇丰。可以这么说,卢和张诈骗的金额中有不少流向了陈文达。陈对于网贷行业目前的雷潮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但直到现在他还没事,可以算得上是幸运至极。

与卢喜欢拉上市公司站台背书不同,陈文达更喜欢用国企作为平台的控股股东,为平台增信。他经手的平台基本上都是类似的模式。



合盘贷

陈文达和张哲仁之间的关联就发生在合盘金服(当时还叫合盘贷)身上。合盘贷成立于2012年,创始人及大股东名叫陈志生。

2017年的时候,陈志生有意退出,接手的即为陈文达,相应的工商变更完成于17年4月,法人代表从陈志生变更为了陈文达,监事则是变更为了王东、林丹丹和董文栋。值得一提的是,董文栋是陈文达最重要的助手,头号马仔,他的名字频繁与陈文达联系在一起。



接手合盘贷4个月之后的8月,在通过加息、红包等手段大幅推高交易量和存量资金之后(假标和自融其实是不言而喻的),陈文达将合盘贷转手卖给了张哲仁,陈文达和董文栋退出了法人和监事的名单。



这些都是台前的,幕后的交易很难由外人所知,但可以确定的是,即使在交易完成之后,陈文达依然与合盘贷之间存在一些金钱上的往来。今年6月的时候,有媒体爆出,以董文栋为法人的企业——上海日益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至今仍为合盘金服平台上的借款企业提供担保。



巨人理财

与卢志健之间,陈文达也有生意往来,也就是巨人理财。巨人理财的运营主体是上海森舟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从工商变更记录上可以看到,陈文达和董文栋2016年2月就接手了巨人理财。



2017年6月,陈和董退出了股东名单,将股权转让给了有国资背景的贵州华信天翔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华信)。大家不要以为陈文达就此退出了巨人理财,因为贵州华信是北京华信电子企业集团(以下简称华信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而华信集团在业内就是以倒卖国资背景著称的,曾在网贷行业创造了知名的“华信系”。贵州华信与陈文达之间关系颇为密切,为多家陈名下的企业站台背书。而且贵州华信作为巨人理财大股东的的时期,董文栋还是巨人理财的法人代表,陈文达依然还是监事。



同年9月,巨人理财再次发生股权更迭,陈和董彻底退出,贵州华信将股权逐步转让给了浙江智宇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峰葵实业有限公司(12月转让完毕)。这两家公司均为卢志健控制下的壳公司。至此,巨人理财归入卢家帮,成为卢的自融工具。



2018年频繁在巨人理财平台借款的企业包括浙江中科光电有限公司、浙江磐石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江苏中科光电有限公司、新疆天富蓝玉光电科技有限公司,而这些借款企业,刚好都和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且根据相关人员透露,巨人理财与人人爱家等平台同属于一个运营团队操作。

除了合盘贷和巨人理财,陈文达经手过的平台还有很多,这些平台不折不扣地构建起了陈文达的“陈家帮”。而在这次雷潮中,“陈家帮”的平台同样受到波及。



宏亚金融

宏亚金融,最近因为逾期的事情闹得很严重。陈文达也曾倒手过宏亚金融,宏亚金融的运营主体杭州宏亚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工商资料显示,2017年5月,贵州华信收购了宏亚金融的全部股权,新任法人为沈振胜,沈和董文栋一样,都是陈文达的马仔。



17年9月,贵州华信将宏亚金融的股权转让给了上海犇序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犇序);和贵州华信一样,上海犇序也是陈文达找来的只有站台功能的国企。



2018年5月,陈文达将宏亚出售给了长春佳吉诺科技有限公司和辽宁国融能源有限公司;这两家企业同样也是站台的性质,根据目前宏亚暴雷之后透露出来的信息,在陈文达之后接手宏亚的是银河集团。





转手金贝猫、巨潮金融

贵州华信还帮陈文达代持了另外一家平台:金贝猫(上海如庆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贵州华信是在去年8月接手的金贝猫,今年5月转手给的上海燊栗实业有限公司 。



金贝猫今年7月底清盘了,目前还是在网站发布兑付公告。



上海犇序去年12月收购了巨潮金融的全部股权,今年4月卖给了辽宁国储实业有限公司。



巨潮金融在被卖三个月之后的7月发布了清盘公告,累计待还款金额)为6860万元),公司会在一周内公布所有的资金去向,同时宣布2018年7月25日开始,按照每月不低于2%的金额支付,2021年7月16日前完成完成所有兑付。总体来看,这个兑付还遥遥无期。

而在转手后不久的5月,有投资者爆料称,网贷平台巨潮金融的一个理财标的盗用15年索乐互娱的办公室图片,并抹去其水印和LOGO,疑似发布假标。



陈文达没卖出去的:魔袋、汇元、菠菜、高溪

从上面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陈文达的手法就是收购平台,把交易量做上去之后再卖给别人,从中赚取差价。当然,其中自融、假标什么的都是不言而喻的。在今年4、5月间,陈文达卖出了好些平台,从中赚了不少钱。

不过谁都没想到,从6月开始,雷潮气势汹汹而来。陈文达虽然卖掉了一些,但还是有一些砸在了手里。

比如说魔袋金融,运行主体魔袋金融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陈文达的另一家站台国企中汽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入股魔袋金融,并成为大股东(持股51%)。此后,魔袋金融未发生股权变更。





7月26日,魔袋金融在官网发布公告宣布清盘。

汇元金服也是同样的情况,其运营主体为杭州大汇元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大股东为浙江云资信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云资信)。浙江云资信属于扶贫系,同样也是陈文达拉开站台的国企。

汇元金服属于一个新平台,2017年7月才上线,今年7月发生提现困难,继而暴雷。

陈文达名下还有一家线下理财平台——高溪财富。据今年5月相关媒体报道,高溪财富在上海、浙江、江苏共有八家分公司进行线下理财。针对线下理财的风险,我在这里也就不多写了,可以说监管层对于线下理财的态度是坚决的。

陈文达目前名下唯一还在正常运行的就是菠菜理财,其平台负责人也就是董文栋。



总结

作为瑞安帮排名第四的大佬,陈文达颇为低调,这也让他能在其余三位或抓或逃的情况下能够享有自由。

但是陈文达倒卖平台的所作所为,对于网贷行业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他的手法和卢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都是假标、冲量、倒卖,他们可以说是这波雷潮最大的助推者。

责任编辑:科技新闻网
这里设置第三方评论代码

百度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文章均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
本站邮箱:pinyinaa@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