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 广告联系

9553资讯

女子整形致生活无法自理 伤到神经变半残废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科技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5-18
摘要:女子整形致生活无法自理 伤到神经变半残废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近日,媒体接到商丘市民张女士对商丘市杜韩整形医院的投诉,以下是她的投诉原文:

  我是河南省商丘市的张慢慢,女,1984年 2月22日出生。今年年初我在商丘市杜韩整形医院接受整形手术,由于手术失误致我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现如今生活不能自理,终日在轮椅上度日,而杜韩整形医院却百般推脱,始终没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说法。

  事情是这样的:2014年1月24号下午3点左右,在朋友的陪同下,我到商丘市杜韩整形医院做胳膊上臂抽脂手术,手术共收费6000元,包括5000元手术费和1000元的全麻费,手术由杜韩整形医院院长杜宏主刀。手术前,接待我的黄梅经理和主治医生杜宏都称手术三小时左右结束。之后,我进入了手术室,被全身麻醉,失去了意识。

  我的朋友在手术室外等待了四五个小时后依然不见我出来,就赶紧询问医生,医生坚称没有任何问题,朋友只好在手术室外继续等候。可十一个小时过后我依然没有出手术室,此时已经是凌晨3点多了,朋友只得打电话给我的弟弟。之后我的弟弟拨打了120,将我送到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入院时间是凌晨4点50分。

  经过四天四夜的抢救我才醒过来。醒来后我被转到了医院的神经内科,而此时我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像以前一样正常生活了。我无法控制情绪,因而情绪极度不稳定,说话也不流畅,四肢一直发抖甚至抽搐,因为抽搐严重还曾被抢救两次。当时正值春节期间,我的家人轮流在医院陪护,而杜韩整形医院只垫付了医药费,却始终无人来探病。

  在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了二十天,我的病情依然没有好转,于是要求转院。2月14号,我被转往郑州市郑大一附院急诊科,在急诊科经过一周的治疗没有任何效果。医生说可能是由于抢救时间长导致我心理恐惧,从而引起四肢发抖的症状,应该是应激障碍,建议我转到心理科。

  2月19日我被转到郑大一附院心理科,经过半个月治疗后我感觉病情有所好转,身体发抖的状况有所减轻,但是生活还不能自理,无法下床走动,也不能独立吃饭。在心理科治疗了两个月后,我在旁人的搀扶下,能在病房里勉强走几步,但是日常生活还在病床上,仍需要旁人帮忙料理。之后,医生说心理科室住院治疗时间是有限制的,而且我的症状也不完全是应激障碍,有可能是整形手术麻醉时伤到了神经,因此医生建议我去条件更好的医院或者换个环境看看。

  征得杜韩整形医院的同意后,我决定回家疗养一周。可回到家里后身体状况没有任何改善,我的家人只得给杜韩整形医院院长杜宏打电话,杜院长让我们到郑州找他的老婆韩某,因为她在省人民医院有亲戚,可以联系到更权威的医生给我治疗。

  随后,我和我的老公一起来到郑州找到韩某,韩把我们安排在宾馆住下后,第二天带我们去了一家医院,但并不是省人民医院。到医院后没有进行常规的挂号和检查,就直接到医生的办公室。主治医生没有看片子和病例,简单询问了几句就让我们离开了。

  既然省内的医院无法医治,我就要求去北京治疗。韩某说他们现在比较忙,让我们等几天。期间我们一直给院方打电话,院方却一直推辞。在宾馆住了8天后,我的病情又加重了。院方就说让我们自己去北京找医院治疗,由他们支付医药费。这期间,杜宏院长曾通过我的朋友表示希望一次性了结此事,因为考虑到北京治疗的费用较高以及后续的康复治疗,我希望院方先行垫付四五十万元给我治疗,但杜院长并不同意,于是此事就此作罢。

  到北京后,我先后去了301医院和宣武医院,两家医院都诊断我得了创伤后应激障碍。301医院的医生推荐我们去回龙观医院治疗,在征得杜韩医院的同意后,我又前往回龙观医院。回龙观医院的医生也诊断我为创伤后应激障碍,让我入院治疗。于是,我就电话联系杜宏院长说明情况,杜院长称因为北京有朋友欠他的钱,隔天会让这个朋友把欠他的钱送来给我们,当做我的医疗费。

  得到杜院长的答复我就安心了,当晚在回龙观医院附近找个了旅社住下了。可到了第二天,却根本不见杜院长所谓的朋友来送医药费。我只得拿出家里最后一点积蓄,又向亲戚借了些钱才得以住院治疗。在医院住了半个月,我的病情减轻了,医生说再治疗一段时间会好转更多。可是此时我已经无力支付巨额的医药费,而杜韩医院对我也不闻不问。因为没有钱治疗,无奈之下,我只得出院回老家商丘。

  回到商丘后,我到杜韩整形医院找杜宏院长协商,杜院长要求看我的病例。我将病例递交后,过了一个星期也没有回音。我的家人又去医院讨说法,但院方却以各种理由推脱。

  因为吃了大量药物又需要定期复查,我的家里已经负债累累。万般无奈之下,我和老公只得在杜韩医院门前扯横幅讨公道,结果院方却派了两个彪形大汉出来撕掉横幅还殴打我们,我只得报警。警察来了后询问了一下情况,说这种事情可以起诉或者调解。当时我姐的一个朋友帮忙给我们调解,但杜宏院长又要求提供所有病例,我再次复印了病历拿给他。可病历递交了将近二十天,医院仍没有答复。

  因为我的病情比较严重,需要吃两年的药,还需要每隔半月复查一次,加上我生活尚不能完全自理,还需要有人照顾护理,因此日常开销非常大,而杜韩医院却一直以各种理由推脱责任,我只好寻求上级部门帮助。我先后找了信访局、卫生监督局和医学会,但都无果而终了。在这期间,杜宏院长还放话称在商丘没有人能奈何得了他,让我们尽管去起诉。

  直至现在,我依然是一个半残废的人,需要轮椅代步,因为身体时不时抽搐还会经常摔倒在地,身旁必须有人照料,每天还需要大量服用碌硝西半片、盐酸舍曲林等镇定药剂。我和我的家庭无力承担巨额的医疗费和康复费用,更别说拿钱找律师维权。而今我只能寄希望于媒体,希望能借助舆论的力量,迫使商丘市杜韩整形医院承担起应负的责任,早日还我一个公道!

  转自:

责任编辑:科技新闻网
这里设置第三方评论代码

百度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文章均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
本站邮箱:pinyinaa@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