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 广告联系

9553资讯

书摘|金钱暗流:谁在幕后操纵着美国选举?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科技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5-28
摘要:本文节选自《金钱暗流:美国激进右翼崛起背后的隐秘富豪》,作者:简·迈耶,译者:黎爱,出版社:新星出版社2016年的大选之夜是震颤人心的政治颠覆,昭示了几乎

2016年的大选之夜是震颤人心的政治颠覆,昭示了几乎涵盖每个方面的新的政治秩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一位毫无政务经验的、竞选时承诺要推翻现状的亿万富豪,击败了奥巴马的民主党总统位置的指定继承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特朗普的胜利也违逆了几乎所有专家、民调的预测。它还动摇了两党的政治建制,其冲击波及全球。各地市场在恢复平衡前瑟瑟发抖。政治世界似乎在轴线上偏移,朝向一个未知且不可测的将来前进。尽管特朗普竞选时以局外人自我宣示,与他口中的地位牢固、腐败堕落的政治精英相对立,但是在他曼哈顿举办的胜选庆祝派对上,出现的有钱阶层的代表却是始料未及的熟悉。在曼哈顿市中心的希尔顿酒店的狂欢人群中,含笑而立的一人正是大卫·科赫(David Koch)。

在党内初选期间,特朗普曾经嘲弄蜂拥至秘密筹资会议的共和党对手们是“傀儡”——该秘密筹资会议由大卫和哥哥查尔斯(Charles Koch)赞助。这两兄弟共同拥有着美国第二大私人企业,即总部位于堪萨斯州的能源及制造集团科氏工业。科赫兄弟的政治支出已然使得他们的名字成为特殊利益影响力的代名词,而受到冒犯的他们拒绝给予特朗普经济支持。结果许多媒体报道的故事走向是,大体上重要的政治捐赠者,尤其是科赫兄弟,不再是美国政治中的主要要素。毕竟特朗普击败了支出远超于他的对手,包括希拉里在内。

如果就此认为美国政治中的大钱时代已经结束,可能听起来不错。但是更加仔细地检视,就会揭开一个更加复杂也令人不安的现实。

特朗普的竞选确实借助了抨击大捐赠人、企业游说者以及政治行动委员会,这些在美国政治中占统治地位的对象是“非常腐败的”。借由这种方式,他增添了全国性的对两党的厌恶流露,竞选越来越被等同于对现金的无止境追求。令许多人惊讶的是特朗普,以及在民主党初选中挑战克林顿的左翼反叛者伯尼·桑德斯(BernieSanders),似乎把政治大钱从优势转变成了障碍。特朗普戏称克林顿是“骗子希拉里”,声称她是“100%服从于她的捐赠者”。等到大选之日时,公众对她的信任已支离破碎。

令人难以相信的是,这位花费了自己约6600万美元财富以当选、并且坐拥全球金融利益的纽约商人特朗普,反对华尔街。他成功地给自己以纯洁无瑕的定位,因为他是凭借自身权力的亿万富豪,而非仰仗其他亿万富翁的人。在选举前不到一个月,特朗普在一则推特中承诺,“我会使我们的政府再次诚实——相信我。但首先我必须要‘抽干沼泽’(DrainTheSwamp)”。他的“抽干沼泽”标签成为支持者们的战斗口号,这些人愤慨于这个国家日益严重的经济不平等,并且决意终结华盛顿的腐败,他们认为华盛顿将有钱有势者的利益凌驾于他们之上。

然而根据安·拉威尔(AnnRavel)——一位多年来一直支持政治资金改革的联邦选举委员会的民主党成员——的观察,仅仅在特朗普胜选的几天之后,情况反而是“鳄鱼在繁殖增加” 。

尽管作为民粹主义的局外人而获选,但特朗普组建了一支过渡团队,其中盘踞着他曾发誓打倒的那种企业内部人士。在这些人中,与科赫兄弟有过财务关联的游说者和政治活动者们格外突出。这种情况也许是意料之外的,因为科赫兄弟在竞选全程,持续表达了他们对特朗普的反感。查尔斯·科赫自称是自由至上主义者(libertarian)。他支持开放移民和自由贸易,这两者都有利于他庞大的跨国企业;谴责特朗普禁止穆斯林移民的计划“丑陋”而“骇人”。

但是也存在一些和解的迹象。特朗普过渡团队的主持者,当选副总统的麦克·彭斯(MikePence)曾是查尔斯·科赫2012年总统位置的第一人选,也是科赫竞选捐款的主要接受者。在特朗普选择彭斯作为竞选搭档之前的四年中,大卫·科赫个人为彭斯的竞选活动捐赠了30万美元。彭斯过去与科赫兄弟一样,热衷于将社会保障私有化并且否认气候变化的现实。而在2016年春天佛罗里达州棕榈滩宅邸中,大卫·科赫为约70名共和党最大的政治捐赠人主持的筹款会上,彭斯曾担任特别嘉宾。他还预定在2016年8月科赫兄弟的捐赠人峰会上发言,不过发言在加入共和党候选人后取消。而且,彭斯处理特朗普权力过渡的敏感任务的高级顾问是马克·肖特(MarcShort),此人在几个月前还在运作科赫兄弟的秘密的捐赠人俱乐部“自由伙伴”(FreedomPartners)。同样也是这家精英团体,它的会议曾被特朗普在竞选中取笑。

科赫兄弟的影响在过渡团队中也很醒目,特朗普挑选的能源与环境领域的成员,对于科氏工业的利润线至关重要。至于能源部的政策及人才方面的建议,过渡团队的早期图表显示,特朗普选择了游说公司MWR策略的总裁迈克尔·麦克纳(MichaelMcKenna),这家公司的客户就包括了科氏工业。麦克纳与美国能源联盟(AmericanEnergy Alliance)之间也有联系,这家享有税免的非营利组织倡导对企业友好的能源政策,2012年科赫兄弟的捐赠人组织“自由伙伴”给予其150万美元。这个组织没有透露其收入来源,在为了操控舆论而秘密支出数十亿美元私利方面,它可谓提供了教科书式的方法案例。

科氏工业的另一名游说者米歇尔·卡坦扎罗(Michael Catanzaro),是游说公司CGCN集团的合伙人,为特朗普的过渡团队引导“能源独立”,并且被当作潜在的白宫能源沙皇而提及。与此同时,还有科赫兄弟捐赠圈的创始成员哈罗德·哈姆(Harold Hamm)。此人通过成立总部位于俄克拉何马州,并以利润丰厚的“水力压裂”操作而知名的页岩油公司大陆资源(Continental Resources),成为亿万富翁,据说他在为特朗普提供能源议题方面的建议,并且在考虑担任内阁成员,可能成为能源部长。

令科学界惊恐的是,特朗普选择了麦伦·埃贝尔(MyronEbell),一个明确的气候变化怀疑者,来领导他为环保局准备的过渡团队。埃贝尔同样具有与科赫的金钱关系。他在一家华盛顿智库竞争企业学会(CompetitiveEnterprise Institute)工作。这家智库没有透露其资金来源,但它过去一直受化石燃料利益方的资助,其中就包括了科赫兄弟。他刺眼的反监管观点与他们的观念完全契合。科赫兄弟与环保局长期处于交战中,后者将科氏工业列为在空气、水和气候方面皆是前十污染源的美国仅有的三家企业之一。与埃贝尔一道加入过渡团队的还有大卫·施耐尔(DavidSchnare),他自称“自由市场环保主义者”,曾指责环保局“手上染血”。施耐尔工作的一家智库,附属于由科赫兄弟部分资助的州政策网络。他在环保界为人诟病,因为他曾利用繁琐的公共记录要求追扰气候科学家迈克尔·曼(MichaelMann),直到2014年弗吉尼亚州最高法院勒令停止。忧思科学家联盟(Unionof Concerned Scientists)把这些针对气候科学家们的行为描述为“骚扰”。

责任编辑:科技新闻网
这里设置第三方评论代码

百度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文章均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
本站邮箱:pinyinaa@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