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 广告联系

9553资讯

从珠三角到南亚次大陆“僵尸粉”产业的迁徙与升级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科技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5-16
摘要:10月份,一则《印度成全球最大“僵尸粉”基地》的文章刷爆朋友圈,甚至传闻有国外政客借助印度产“僵尸粉”为自己拉升人气。许多吃瓜群众对此纷纷评价:这是“赤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10月份,一则《印度成全球最大“僵尸粉”基地》的文章刷爆朋友圈,甚至传闻有国外政客借助印度产“僵尸粉”为自己拉升人气。许多吃瓜群众对此纷纷评价:这是“赤果果滴抢生意”。

刚从印度回国探亲的黄坤可不这么认为,他向懂懂笔记透露,虽然在全球范围内很多“僵尸粉”已经不是Made in China,但却还是Made by Chinese,他是以自己多年来的从业经历证实自己的判断。

说到“僵尸粉”,许多互联网用户都不陌生,它最早指的是那些并非“真实的人”却又能在社交媒体上体现关注量的“粉丝”。

对于个人用户来说,“刷粉”为的是在圈子里展现自己广阔的“人脉资源”,满足优越感与虚荣心;对于营销号而言,为的是展示粉丝规模,以求得更高的推广收益;而对于有些APP应用开发者,这恰好能让他们更好地在资本面前讲“故事”的“工具”。

黄坤告诉懂懂笔记,早在微博火爆的时期,他就开始在做“僵尸粉”的行当了:“那时候因为需求庞大,很有赚头,所以最早大部分‘僵尸粉’都在国内‘养’起来的。”

然而, 曾经的“僵尸粉”发源地为何如今让“印度”抢了风头?这个行业的存在真的是有百害而无一利吗?

需求推动 “僵尸粉”走过从“死”到“活”历程

从珠三角到南亚次大陆“僵尸粉”产业的迁徙与升级

得益于IT专业出身,黄坤与弟弟黄强利用早期平台的部分接口漏洞,创造出了动辄千万的虚拟粉丝数量,并在电商平台和聊天群里做起了“僵尸粉”营生。

因为具有一定的技术门槛,在最初缺少竞争的“僵尸粉”市场,兄弟俩虽然只是中小规模的玩家,但短短一年内也赚了个盆满钵满。

而随着微信公众号在2014年的兴起,黄坤的业务也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他说,“除了营销号的巨大需求以外,还有很多企业的新媒体人员,为了完成公众号运营的KPI考核,所以每个月都会来买粉充量,毕竟与奖金相比买粉的价格低不少。”

从技术角度来说,通过破解平台漏洞而生产出来的“僵尸粉”,其投入仅仅只是人工和电脑设备,分摊之后这些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以“僵尸粉”卖出价65~85元(每万人)来计算,简直就是无本生意。

“但做的人多了这套路在两年前不好使了。”黄坤告诉懂懂笔记,随着入行的人越来越多,这条灰色的产业链也渐渐变得不再神秘。许多客户对“僵尸粉”的质量提出了更高要求:能发文、能点赞、能评论、能转发。

但这些互动要求对于机器批量生产出来的僵尸粉来说,显然是做不到的。为了迎合新的市场需求,快速抢占客户。深得技术要领的黄坤哥俩儿立马就想出了新的一招:通过编写程序,让“僵尸粉”完成一系列的互动动作。

那一年,兄弟俩进行了第一次超大额度的投资。“我们在深圳花了三十多万采购了一批安卓机,然后全部装上(自己开发的)程序,让它们批量运行。”黄坤表示,在专业程序的控制下,这些手机会自动产生一些简单的内容,诸如天气的动态,美食的动态,或者发设定好的图片。

尤其是针对主流客户的需求,可以为微博或者微信点赞并且转发相关内容,创造一些“虚”的互动数据。

“一开始这种高质量的粉丝,可以要到5毛钱到1块钱一个。”黄坤说,虽然价格高了,但因为这种“僵尸粉”有真实的内容更新,也能够说“人话”,所以受到很多营销号青睐。

而且还有应用厂商提出,希望通过批量操作实现APP用户注册与留存,这样可以在投资方面前展现更多的“价值数据”。过去这一年多来,这批客户成为了他们真正意义上的金主。

纵观过去短短的几年里,社交化的确为互联网甚至移动互联网带来了一波又一波的红利。

许多企业或商家都希望利用社交媒体降低推广成本,并扩大自身的影响力,而粉丝量成为最早期衡量社交平台价值的依据。在“快”成为互联网行业创业准则的情况下,“刷粉”作为一种捷径,造就了巨大的市场需求。而这,恰巧成了黄坤和同行们的巨大“红利”。

激烈的低价竞争迫使“僵尸粉”产业“过番”

有需求就有市场,有市场就有竞争。这对国内的“僵尸粉”产业而言也是如此。黄坤虽说是进入这一产业较早的一批人,但面对与日俱增的市场竞争,他也不由感叹:生意越来越难做。

“市面上出现了许多群控软件,而且价格也不贵。”黄坤告诉懂懂笔记,有许多小团队买了几百台安卓手机,再购买一套完整的群控程序外加一台电脑,就能做起“僵尸粉”生意,和“前辈”们叫板的凭籍就是低价。

而面对着这一班后生,黄坤最无法忍受的就是他们一开始的低价策略简直是伤人一万自损八千。他表示,早几年5毛钱一个高质量粉儿的价格在行业内就已经算实惠了,但这些新玩家甚至叫卖2~3毛钱甚至更低,从他们手中抢走了大量营销号和网红经纪公司圈的客户。

从珠三角到南亚次大陆“僵尸粉”产业的迁徙与升级

“随着场地租金和人工成本的提高,高质量粉的利润也渐渐落下来了。”为了抢回市场和客户,无奈黄坤也被迫打起了价格战,“我和阿强索性把设备从一线城市迁回了老家。”

无论场地租金还是人员薪资,甚至带宽费用,三线城市都要比一线城市低很多。因此黄坤算了一笔账,此举将整体运营成本降低了60%,“僵尸粉”的价格降也低了50%。

“这时候我甚至卖1毛钱一个都有赚头。”虽然利用低价战略抢回了部分市场,但让黄坤没想到的是,这场“僵尸粉”的价格战才刚刚开始,“不久后出现了卖800元1500个(高质量僵尸粉)的,我看到后当时就跟阿强说这生意没法做了。”

由于主流社交媒体近一年来开始要求实名制验证,所以他们之前所“养”的许多号被封禁了。损失了一大半“僵尸粉”之后,黄坤的生意损失惨重:“效率不够高,量级不够大,客户也丢了。”

这样的情况不仅仅摆在了他们兄弟面前,对于整合行业来说都是一个难题。

责任编辑:科技新闻网
这里设置第三方评论代码

百度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文章均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
本站邮箱:pinyinaa@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