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 广告联系

9553资讯

血泪控诉广州华美医疗美容医院:毁我人生!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科技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5-03
摘要:如果谁有后悔药,请给我来一粒,我发誓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一次的机会,我绝对不会去这间烂医院黑心医院!我一定会把我想要从单眼皮的想法一直放在心里,毕竟在手
  如果谁有后悔药,请给我来一粒,我发誓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一次的机会,我绝对不会去这间烂医院黑心医院!我一定会把我想要从单眼皮的想法一直放在心里,毕竟在手术前我盼了整整9年。我觉得老天真的很不公平,在我盼了9年后,好不容易说服我父母同意,并在妈妈的陪同下去了这间医院做的手术,这时我已经28岁了。我也在无数遍的骂我自己,活该!作!可是这一切还是很难承受!为什么在10年前同学就做的这个手术,都没有任何疤痕,怎么到了10年后的今天,医学这么发达的今天,我会遇到这样的事情。这间医院的电视广告拍的那么的高大上,我记得当时总在电视上看到,请的是温碧霞做的广告,广告语是遇见最美的自己!现在当我再去看他们的网站,想起这些是多么的讽刺!下面是他们网站的现况。请了一堆的明星,得的奖也PO在了网站上。
  我就是在这种强大的明星效应和广告攻势下,相信了这间医院,回想起当时以为手术后就可以变美时激动的心情,我真是无地自容,真想狠狠抽自己几个耳光。是的,我现在已经折磨到开始想要自虐了,也许抽一抽自己才能感觉到自己还真正的活着。
  我永远也忘不了2012年的7月,在妈妈的陪同下我来到了这间医院,我们起了个早,在深圳出发,我早早就卸掉了连续两年多都粘的双眼皮胶水,其实我要是一直贴下去多好。当时我很兴奋,想到以后早起不用再贴这麻烦的玩意了,而且一般到了下午皮肤会有点油油的,胶就开始贴不牢,就会变得不单不双的,特别难看和没精神,因为长期的贴双眼皮,眼皮是有点松驰了。可是如果知道今天的我会变这样,我宁愿天天粘胶水。


  在医院,那个叫孙玉娟的咨询师接待了我,大概40多岁,肤白说话很温柔,看着非常的面善,对我和我妈客气的不得了,说实话,那感觉就像是许久不见的远房亲戚。但事实证明相由心生这句话不对!这种黑心的人一样可以生的漂亮,而且说假话都不脸红的。但我和我妈就吃了她这一套,在她的推荐下,我做了我想做的双眼皮,还做了开眼角,她说开了眼角眼睛会变大,还说我嘴突,让我做了隐形牙齿矫正,当时他们医院有暑期优惠活动,优惠后总共的价格是3万7千左右。当天吃了午饭,他们医生休息都不用休息了(以后我去复诊的时候被告知他们医生中午不上班),直接安排给我拔了最左右上下共4颗大牙,到今天牙缝还是很大,4年还没做完,一开始几年都是戴的那种塑料的隐形牙套,后来的一年多,给我换成了传统的钢丝牙套,他们的说法是隐形矫正都是这样。再后来,一直给我做牙齿矫正的李文君医生不见了,说是去美国学习了,以后可能都不回来了,给我换了我现在的矫正医生。我最近去他们医院进行每月一次的复诊,竟然在牙科的广告电视上看到了那个李文君医生的介绍,显然是回来了。但我已经换了医生,而且现在的医生态度还不错,我就没说什么。直到一次偶然去了深圳的医院看了下牙齿,医生说拔牙的案例根本不适用于隐形牙齿,我这才知道我是彻底上当了。被这间医院骗了两年。
  这还只是牙齿,下面来说说我的眼睛手术。在拔牙后我嘴肿麻的几乎无法说话的情况下,被带去了给我做双眼皮加开眼角的医生那里。那个时候我很放心,因为我再三拜托了孙玉娟咨询师,一定要给我安排做的最好的医生来做手术,她一再的打包票让我放心。先是大概几分钟的面诊,那个医生拿牙签在我的眼皮上比划了几下,问我想要什么样的双眼皮,我说我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好看就做什么样的。他让我选择欧式和韩式的,,欧式的夸张一些,韩式的自然,我肯定就选择韩式了。那个时候我真的不记得我有签什么手术协议,我完全记不起来,以至于这个协议后来在质证会上拿出来我也没有映象,不过看着像我的笔记,我也就认了。然而就是这个协议成了这间医院的终极自保武器!
  面诊后医生就让我出去了,在咨询师的安排下我去洗了脸,在华美二楼的前台,孙玉娟咨询问我是不是疤痕体质,我说我不清楚我是不是,我就知道我从小摔跤一定留疤,我说我应该是吧,还给她看了我腿上大大小小这些年留下的疤痕。但意外的是她给了个否定答案给我,她说我不是疤痕体质,疤痕体质是疤痕会不断的生长,长成小包块的那种才是疤痕体质,就这样我在二楼前台签了一份手术知情书,我看了下就是一些关于术后的一些注意需知,和拆线的时间什么的,这一份我签的我很清楚。之后我就进了手术室,手术室很简陋,里面有一个护士,她安排我换了手术服,并给我手脚都固定了躺在了手术台上。过了一会医生进来了,医生的名字叫张毓年龄应该有50岁,带着一个男的助理进来了,两个人穿着一样的手术袍,手术的时候都戴了帽子和口罩。手术大约进行了30分钟,左眼还比较顺利,右眼的时候特别的疼,感觉给我做右眼的时候这人大气都不敢出,不像在做左眼的时候一直有跟我说话,手法特别的粗暴,手还抖,不要说我当时闭着眼睛又看不到,在我皮肤上动手术,真的能够感觉的出来对方的一些细微的动作。还给我临时又补了麻药,时不时的让我睁眼闭眼的配合,其实很恐怖,眼睛睁着的时候看不清东西,糊糊的一片。事后我看了我的手术效果,我开始怀疑右眼是那个助理练手了,可是没有证据证明,他们医院有规定,绝对不允许助理违规操作。但是谁知道呢。我在法庭上有申请看手术录相,可是法院无视了。

责任编辑:科技新闻网
这里设置第三方评论代码

百度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文章均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
本站邮箱:pinyinaa@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