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 广告联系

9553资讯

被告人戈晓雷被控职务侵占罪、合同诈骗罪、挪用资金罪一案的辩护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科技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9-14
摘要:按语:本案昨天刚刚由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本辩护人在一审辩护过程中,曾撰写了多达两万余字的辩护意见,均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按语:本案昨天刚刚由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本辩护人在一审辩护过程中,曾撰写了多达两万余字的辩护意见,均做无罪辩护。今一审法院将职务侵占罪改变定性为挪用资金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戈晓雷有期徒刑十三年。被告人戈晓雷已上诉。

同室操戈,相煎何急

————被告人戈晓雷被控职务侵占罪、合同诈骗罪、挪用资金罪一案的一审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的规定,我接受本案被告人戈晓雷及其家属的委托,山西融融律师事务所的指派,担任其一审辩护律师出席今天的法庭。本次庭审前,本辩护人经过庭前仔细阅卷,撰写了二万余字的辩护意见和质证意见,多次会见被告人戈晓雷,本辩护人对于本案的案情有了更加深入地了解。现本辩护人根据在案的全部证据认为,公诉机关向法庭所出示的指控被告人戈晓雷犯职务侵占罪、合同诈骗罪、挪用资金罪的定罪证据严重不足,无一物证书证支持公诉人的指控,被告人戈晓雷被控的职务侵占罪、合同诈骗罪、挪用资金罪应全部被认定为无罪。据此,本辩护人本着“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发表如下辩护意见,希望得到法庭的采纳。

一、关于被告人戈晓雷的定罪方面的辩护。

本辩护人认为,贵院对于本案进行正确的定罪量刑,不能偏离整个案件的基本事实,即方向性的重大问题。法庭对本案的宏观把握是至关重要的问题,只有这样,才能避免产生冤假错案。

由公诉人向法庭所提交的一系列证据以及本辩护人的质证意见可见,本案实属民刑交叉案件。民刑交叉的问题决定着本案的性质,显而易见的是,本案的民刑交叉问题决定本案被告人戈晓雷的行为不构成公诉机关所指控的职务侵占罪、合同诈骗罪、挪用资金罪。

本辩护人认为,本案系公司内部股东之间的财产争议,完全可以依据民商事法律进行处理。

被告人戈晓雷被控职务侵占罪的基本事实是被告人戈晓雷作为运城市元通别克4S店执行董事兼财务总监,其在业务活动中,将公司所有的白色别克昂科拉DUV汽车没有全款予以出售个王高歌的行为。依据公诉机关的证据,被告人戈晓雷的出售汽车行为并未全部完成,被告人戈晓雷的主观上也不存在非法占有之目的,该别克车的发票和合格证均暂时扣留在涉案公司,原因即是证人王高歌尚未向公司支付购车款。这样的行为如何能被认定为职务侵占罪?本案之起因即是涉案公司之内部股东张东亮、丁效仁与公司股东之一的被告人戈晓雷之间的争执导致。

被告人戈晓雷被控合同诈骗罪的基本事实是被告人戈晓雷作为运城市元通广润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向蔡民红、李菊红借款,后被告人戈晓雷因银行贷款不能导致其不能如期偿付该笔借款,在蔡民红、李菊红的要求之下,被告人戈晓雷在蔡民红、李菊红所提供的借款条的担保人一栏里加盖了伪造的涉案元通广润公司的公章。之后因为蔡民红、李菊红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人戈晓雷以及涉案公司承担相应借款偿还责任之时,涉案公司的股东张东亮、丁效仁才向侦查机关报案,从而引发本案。

被告人戈晓雷被控挪用资金的基本事实有二:其一是被告人戈晓雷作为运城市元通广润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的财务总监,以该公司名义向席春霞、薛晶泽所借款项250万元用于归还个人借款,后席春霞、薛晶泽向被告人戈晓雷要求支付借款,其在与被告人戈晓雷商量不成之时向法院诉讼,要求涉案公司承担借款责任,后该涉案公司股东张东亮、丁效仁到法院应诉后向侦查机关报案,从而引发本案;其二是被告人戈晓雷作为运城市元通广润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的财务总监,将公司的营业款63万元从公司拿走并用于偿还山西晋美油脂公司的银行贷款,被告人戈晓雷给涉案公司出具有借条。涉案公司股东张东亮、丁效仁向侦查机关报案从而引发本案。

由以上的案件事实可见,被告人戈晓雷被控的职务侵占罪、合同诈骗罪、挪用资金罪均为涉案公司——运城市元通汽车销售服务公司的股东内部之间的争议。

本辩护人认为,本案具有不同于其他职务侵占罪、合同诈骗罪、挪用资金罪的本质,是被告人戈晓雷本身即为该涉案公司的股东。这个案件事实,本辩护人认为,是影响本案是否成立的决定性因素。本辩护人认为,依据本身存在严重出入问题的司法会计鉴定意见证实,被告人戈晓雷的股东权益为1085,8173.25元,被告人戈晓雷本身即为该涉案公司的股东,被告人戈晓雷具有相关的公司权益。被告人戈晓雷所享有的股东权益与本案涉案金额——127900元+500万+250万+63万=8257900元相比,股东权益远远大于被控三起案件的金额。

从本案涉案公司——运城市元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的设立来检讨,涉案公司的设立完全是向被告人戈晓雷的父亲戈跃进借贷所设立,该事实由山西省盐湖区司法鉴定中心的司法会计鉴定意见可以得到证实。在本案涉案公司的设立过程中,涉案公司法定代表人张东亮从被告人戈晓雷的父亲戈跃进先后借款20026778元,截止至今日,涉案公司仅偿还了涉案公司的债务1000余万元,剩余的约900万元尚未偿还。正因为被告人戈晓雷的父亲戈跃进即涉案公司实际控制人向涉案公司出借巨额款项,因此,本辩护人认为,涉案公司与被告人戈晓雷具有双重关系(债权与股东)。因此,被告人戈晓雷是作为戈跃进的股东代表人在涉案公司作为股东享受涉案公司的权利与义务,戈跃进其实是本案涉案公司的隐名股东。

本辩护人认为,基于以上本辩护人对案件基本事实的陈述,法庭应当确定的是,本案存在非常明显的民刑交叉问题。

刑法是处理社会纠纷的最后一道防线,只有民商事法律无法调整之时,才能适用刑法进行规范和处罚,这同时也是刑法谦抑性的表现。因此,本辩护人基于此点,向贵院提出被告人戈晓雷无罪的辩护意见,这是一个方向性的问题。下面,本辩护人将从公诉人向法庭的所提交的证据对照法律规定的犯罪构成要件来进行辩护。

(一)、被告人戈晓雷被控的职务侵占罪的辩护。

第一、本辩护人在发表本起案件事实的辩护意见之前,要向法庭陈明一点的是——本案的真相问题。

本案真相并非如公诉机关所指控的案件事实,本起案件为被告人戈晓雷被诬告陷害的案件。

本案关键证人张东亮、证人王高歌、证人蔡民红均作了伪证。本案中,被告人戈晓雷并没有处分涉案公司的汽车,不仅如此,被告人戈晓雷自己还在涉案公司出具了借款担保的条据(一旦购车款没有由客户偿还,自己将承担还款的法律责任),法律上,在被告人戈晓雷没有向涉案公司偿还该车的购车款之前,被告人戈晓雷并未解除因出售该车产生的债务的偿还责任,也就是讲,被告人戈晓雷的行为并未使涉案公司的财产受到损失。

第二、根据起诉书指控,本次涉案事实——被告人戈晓雷作为涉案公司的执行董事兼财务总监,违规销售涉案公司的一辆别克汽车,本辩护人认为,经过法庭的审理,该指控事实明显不成立。

责任编辑:科技新闻网
这里设置第三方评论代码

百度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文章均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
本站邮箱:pinyinaa@126.com